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

专访联想集团首席科学家于辰涛:AI与5G难颠覆百年积淀 做工业互联网需保持敬畏

每经记者:李少婷 每经编辑:文多工业互联网的热度正持续攀升,不仅越来越多的企业积极试水,甚至一些地方政府也宣布“ALL IN”工业互联网。近日,工业和信息化部与应急管理部联合印发《“工业互联网+安全生产”行动计划(2021-2023年)》,为工业互联网再添一把火。

夜间模式

每经记者:李少婷 每经编辑:文多

工业互联网的热度正持续攀升,不仅越来越多的企业积极试水,甚至一些地方政府也宣布“ALL IN”工业互联网。近日,工业和信息化部与应急管理部联合印发《“工业互联网+安全生产”行动计划(2021-2023年)》,为工业互联网再添一把火。

“今年可能是工业互联网的元年,因为真正开始有企业认可这个概念,开始落地了。”10月14日,联想集团首席科学家、副总裁于辰涛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专访时表示,今年以来,市场上千万级的项目增多,不再只是前两年关键产线关键环节的试点型项目。

作为联想集团的核心软件技术专家,于辰涛主持构建了包含工业物联网、工业大数据及人工智能平台在内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及解决方案体系,个人已获授权专利59件,亦是业内多个工业互联网评审项目的专家评审。

在专访中,于辰涛指出,中国制造业的门类最全、管理复杂度最高,因而有机会在工业互联网的发展上走到全球的前列。但同时,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取决于企业自身数字化、信息化能力的建设,与芯片行业类似,需要沉下心来用一代人的时间沉淀,应戒骄戒躁,保持敬畏。

专访联想集团首席科学家于辰涛:AI与5G难颠覆百年积淀 做工业互联网需保持敬畏

联想集团首席科学家、副总裁于辰涛 图片来源:受访方提供

谈技术难度:保持谦卑,先打地基

工业互联网是一个相对新兴的概念,2018年起在国内开始有“存在感”,工信部于当年印发《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(2018-2020年)》,2019年全国两会时,工业互联网在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被提及。

不过,工业互联网声名大噪还是从今年疫情之后开始的,并逐渐与人工智能、5G一样,成为2020年科技圈最热关键词之一。

“我认为今年算是工业互联网元年。”于辰涛介绍,今年起,有越来越多的企业,尤其是一些头部企业,开始推动自身的工业互联网项目。

从技术角度而言,工业互联网与数字化转型、智能制造在本质上是相通的,都是为了解决企业智能化生产中的数字化问题,贯通工厂中的产线数据,从而监控整个工厂的生产工艺,最终的目的是提升生产效率并降低能耗。

联想集团自2011年开始发展针对内部需求的数据智能业务,直到2016年起对外提供服务,2018年时正式对外发布LeapIOT工业互联网平台,今年则推出了iLeapCloud。“联想坚持自主创新,自主交付,将自己定位于技术赋能者,帮助其他企业做好工业互联网。”于辰涛介绍,联想集团已服务百余家大型企业。

尽管联想集团在工业互联网领域的探索起步早于大部分企业,但于辰涛在采访中强调,要对工业互联网保持谦卑。在他看来,上百年的工业知识积淀以及无数人的实践才有了当下的工业水平,无论是人工智能还是5G技术,“颠覆”工业都需要基础及时间。

以人工智能技术的落地为例,于辰涛介绍,越是脏乱和复杂的环境,人工智能的落地就越困难。例如目前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工业较多的“表面检测”,对钢管的检测实际上要比对芯片的检测更难,因为钢铁厂生产时的震动较大,钢管是曲面的,缺陷又多在内壁,检测环境挑战较大。再如矿石分选,检测的难度不大,但如何低成本分选出来则是难点。

“像盖楼一样,工业互联网是不可能建空中楼阁的,得先打地基,然后在地基上再构建楼的大梁、框架……最后才能住人。工业互联网发展取决于企业自身数字化、信息化能力的建设。”于辰涛介绍,工业互联网需要各种流动的数据,有了高质量的数据才会有数据分析的需求,才会诞生出来适用的工业APP,才会有各种各样创新的场景空间。

谈产业发展:中国较欧美更有实践优势

当下,提及产业转型就绕不开工业互联网,工业互联网的发展被各界寄予了很高的期待。但实际上,我国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尚处早期阶段,尤其在工业软件层面的短板十分明显。

工信部在2018年时曾印发《工业互联网APP培育工程实施方案(2018-2020年)》,提出到2020面向特定行业、特定场景,培育30万个工业APP。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去年9月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,部分工业软件要在一定程度上依赖进口。今年9月中旬,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谢少锋介绍,目前我国工业APP数量超过25万个。

工业APP数量激增,怎样才能让开发出来的工业APP“叫好又叫座”?于辰涛认为,工业门类丰富,定制需求较强,追求标准化的难度较大。因而,工业App的开发主体应当是工业企业自身的业务人员,应该将程序开发的门槛降低,以满足工业企业普通业务人员主导开发的需求。“那时候可能工业App一个工厂就有两三千个,那很正常。这两三千个能不能复用到别的地方?不一定能行,但没关系,因为它的成本低。”于辰涛描绘道。

在推动工业互联网发展的路径上,于辰涛认为,中小企业的盈利微薄、人才有限,数字化转型动力不足,应当以大企业为轴,推动产业链上游供应商的数字化转型。于辰涛介绍,联想集团已经在做此类实践。

“我绝对相信我国的工业互联网有机会走到世界的前列。”于辰涛在专访中表达了对产业发展前景的信心,“国外的制造工厂已经越来越少了,应用土壤比较少,而中国制造业的门类最全,管理的复杂度也是最高的”。于辰涛表示,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的重要基础就在于更有实践优势。

不过,相较于国外巨头长期主导的流程制造业(注:如采掘、冶炼等),于辰涛认为,从长期来看,深耕离散制造业的工业互联网领域对中国的价值更大。原因在于世界离散制造行业的核心工厂、核心产能几乎全部掌握在中国企业的手中。另外,离散制造业环节较多,人的干预程度较高,因而产生的数据量较大,有数据应用的基础。

此外,于辰涛指出,当下工业互联网发展面临的一大困境就是人才匮乏,“既要懂工业的语言,又要懂IT的语言”,但融合型人才在全球都是稀少的。“得沉下心来用一代人的时间去做,这个事快不得,不可能快。”于辰涛表示,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机遇就在眼前,但仍需沉淀。

每日经济新闻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万维资讯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10ii.com/106385.html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QQ:65256651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65256651@qq.com

返回顶部